中文 English 联系我们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同济大学交通学院周顺华团队和浙江江山丰禾安桥动人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8-01-05  阅读次数:612

微信图片_20180110100131

老桥被洪水冲垮时的情景。唐黎明摄

微信图片_20180110100145

去年中秋,村民们在丰禾安桥上打糍粑。张淑华摄

      这几天,在成都工作的唐黎明正为一个来自浙江江山的消息高兴——秀峰村边、张村溪上,第二座桥已完成80%。它建成后,将与距离200多米的丰禾安桥遥相呼应,不仅成为交通要道,更是这个小村美丽的风景线。“当时我在丰禾安桥现场指导施工时,村民早上晚上都来看,盼着早日完工,还有背书包的娃娃瞪着眼睛东张西望,现在工字型双桥设计快要成真了,真好!”学土木工程的小伙子不善言辞,但言语间充满喜悦。
      20岁出头的小唐,今年同济大学交通学院硕士生毕业,教授周顺华是他的导师。3年前,他跟着周老师,和学长学弟们,一起书写了这个难忘的桥的故事。

一脉乡情,要为乡亲造一座新桥  

 

  沿着蜿蜒曲折的乡村路,来到江山市张村乡秀峰村,张村溪在山间流淌,村口位置,横跨溪流之上的就是2015年建成的丰禾安桥。逆流方向,桥的左侧是秀峰村的生活区,右侧是耕作田地。阳光下,9米宽的桥上,广场舞队伍整齐,另一边,太极拳队伍领头的白发爷爷周文虎已经80多岁了,看上去精神头十足,动作最标准。

  然而在2014年夏天,这溪上的桥,却是村里人犯愁的事。

  秀峰村有三条溪流汇聚于此,溪上有座60年历史的桥。每年汛期一到,风雨大作,山溪暴涨,桥常被冲坏,几乎年年要修。2014年夏天,又一场山洪袭来,石拱桥被冲垮,村民们要去河对岸300多亩田地和2000多亩山场经济林劳作,需要迂回绕好长一段路,非常不方便。再造一座新桥,成了男女老少心心念念的大事。

  可是,资金从哪儿来?村支书张淑华坦言,要建桥,建好桥,对于集体经济收入并不高的山区村落来说,是不小的开支。单是设计环节,询问了几家设计公司,报价至少都要5万元。

  “看着乡亲们来往不方便,桥也变成了80多岁老父亲的心病。”在秀峰村长大的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城市轨道与铁道工程系教授周顺华说。木桥被冲毁后一个月,老人病了,周顺华回乡侍奉。老父亲弥留之际,拉着儿子的手说:“顺华,河上那座被洪水冲垮的桥……一定要帮家乡重建,我希望你能建一座冲不掉的桥。”

  周顺华的父亲周延泉是秀峰村一位乡贤,很早以前就拿出自己的积蓄,在村里办了书屋,置办了电视。后来老人家又买来影碟机,放大片。不仅如此,他还陆续买回2000多册书,在家里开起了图书馆,免费让村民看。“我小时候,家里成分不好,很穷。但等到我上了大学、见了世面,觉得父亲办书屋、放电影是件大好事。”周顺华说,前段时间,在瑞典读书的同乡写信来说,“听说老人不在了,心里很不好受……我就是读着周爷爷的藏书长大的。”

  “父亲的遗愿,我当然要帮他实现。为村子力所能及做些事。”周顺华主动联系了张淑华,希望能为家乡的建设出一份力,给家乡桥梁建设提供设计方案。

  一份诚心,造一座不做减法的桥

  在专业领域,周顺华无疑是“大牛”。

  我国铁路提速,怎样保证路基安全是关键技术难题之一,周顺华和团队人员在铁路下埋设传感器,站在枕木边搜集数据带回实验室分析研究,最终计算出不同速度所需的路基强度标准;城市地铁建设,他的团队提出的土压平衡盾构方案,不仅造价低,且施工场地小,泥土也不存在污染。他专于隧道与地下设计,但对于桥梁设计却不是特别擅长。

  为了给家乡设计一座最好的桥梁,他找到在甲级设计院工作的学生们——主攻桥梁设计的章立峰和臧延伟。许多周顺华的学生,也是周延泉老人的粉丝。之前读书时,他们常来小村看望周老先生。老人家什么都不要,只想大家带点书,充实图书馆。

  两位学生二话不说,免费接下这活,要跟老师一起完成这个心愿。“这样的工程,专家们可能也是第一次接,因为太小了。”张淑华说,经过日夜赶工,设计初稿很快就出炉了,大桥设计得精美实用,但建造费用很高,预计投资近200万元,以秀峰村的经济实力根本无法建造。

  要不,桥宽减小到5米,或者再窄一点?有人这样提议,这可以显著降低造桥费用。可是周顺华坚持:桥全长44米,不能减;桥宽9米,不能减。“因为小山村造一座桥不容易,桥宽点,交通更方便些,一开始造窄了,以后再拓宽就麻烦了。”

  周顺华跟学生们商量,按照经济实用的要求重新设计桥梁。经过反复论证,新的更为经济的设计稿完成,预算总投资120万元。

  可支付这些钱,对村里来说依然吃力,周顺华决定带头捐资,从积蓄中拿出一笔钱。随着同学们之间口口相传,周老师为家乡建桥的事传开了,许多未参与前期桥梁建设的学生自发捐款,希望贡献绵薄之力。“无论是已经毕业的学生,还是在课题组就读的师弟们,跟周老师的关系,感觉像父子一样。知道消息后,不断有人找老师想加入,无论是建桥实务,还是资金。”2015年博士毕业的康庄说。如今在上海城投集团工作的他记得,每年过年,许多已经毕业的学生都会回来看望周老师,最多时有上百人。

  一次实践,建成一座有文化的桥

  2015年9月15日,秀峰村新桥破土动工。新桥主体为三跨连续梁,桥宽9米,全长43米,其中中跨16米,边跨13.5米,墩台入岩1米,栏杆采用青石材料,每侧各20段,全桥建成动用钢筋106吨,混凝土760立方。为了确保施工安全和工程质量,周顺华特意邀请曾经参加过虎门大桥、江阴大桥的著名桥梁工程建设专家夏建国,在新桥的建设全程驻村指导施工。2016年2月,该桥主体结构完工;2016年3月21日,“丰禾安桥”落成。

  这个名字里,蕴含着周顺华的心意——“丰”字取自秀峰之“峰”字,与“峰”同音;“禾”字取自秀峰之“秀”字,其与荷花山之“荷”同音。“丰禾安桥”,寓意年年岁岁禾苗丰收,岁岁年年民富平安。本地方言可以简称“丰安桥”或“安桥”,朗朗上口。

  说到最后桥名的字体,还有个花絮。当时大家都特别慎重,周老师请来三位书法家写三种字体,贴在办公室墙上。“桥名的讨论实际上变成了思想激荡的过程。”唐黎明说,同学们课余、吃饭、工休时,面对着墙上三个“丰禾安桥”,说感受、提想法,商讨了一个多星期,各抒己见,意见渐渐统一,最后一幅字体丰润、清秀、安宁祥和的“丰禾安桥”,与秀峰村的环境更为融洽。

  连选字体都那么慎重,建设更是精心。小唐说,从最初的为了一段乡情,为了师生之谊参与建桥,到投身其中的所见所感,他更加感受到自己专业的价值,更爱土木工程了。“我总共去了8次,每次都很深受教育。”他说。既要省钱,还要牢固,桥墩的个数就很有讲究,最后确定为2个。墩子扎得深,筏头塑得圆,酾水性就好。

  方案做好后,就是现场监督建造了。“有时自己去,有时陪着我们同济的退休桥梁专家夏建国去。”唐黎明说,绑钢筋既不能漏筋,更不能偷筋;铺平后现浇,一次成型必须平整。“扎钢筋、浇筑那段时间,我干脆就守在施工现场,生怕有个闪失。”唐黎明说。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是跟周老师学的。

  丰禾安桥是一座通行的桥,周顺华还想把它做成一座文化桥。他专门请学生们写山海经故事以及先秦诸子、古希腊罗马哲人的学说,还有现当代历史典故、现代科技文字……44米的桥,分为20段;故事分为四个专题,图文并茂。“由学生先写草稿,张贴到工作室,大家参与讨论,最后请专家定稿。”周顺华笑眯眯地说,那段时间,工作室变成了传统文化研修班。他说,桥的造价120万元,其中20万元就花在这些栏杆文图的制作上。

  “到现在都记得,施工现场常会遇到村里的老人,跟我‘唠叨’这桥造得真好,真好看,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冲坏了。”小唐说,那时候想着一定要更努力,更用心,要造出一百年都不会坏的桥。他更记得,和夏老师来秀峰村时,住在村里人家吃着美味家常菜,山上刚挖来的新鲜竹笋和野菜,溪里刚捞上来的小河鱼……

  问他,桥落成那天,有啥想法?小唐说,有一种水到渠成的开心,也有一种反哺的成就感;更多的是看到村里居民日常出行更加便利,夏日乘凉有去处,整个张村乡的文化底蕴也展示在桥的栏杆上,为真正的使用人感到开心。

  一个承诺,连接起了大学和山村

  丰禾安桥建好了,桥面成了天然的文化广场,村民们在这里跳广场舞、打太极拳、卖小年糕,不亦乐乎,同时,这里也成了村史教育的课堂。

  丰禾安桥的后续费用,没有再用学生们的捐款,都是周顺华自己出资补齐。学生们后来到账的善款,准备用于新桥的建设。周顺华和秀峰村合计着在上游再造一座桥。

  再度担纲设计的臧延伟回忆起当时微信群里比选盛况,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大家各自出了好多手绘图,竞争可激烈了,最终统一成两套详细方案。两套详图打印出来,贴到村办公室墙上投票。”

  没想到,比选那么激烈,投票时却是一边倒。村民们众口一词,选择一座上头有棚的风雨桥,因为这样下雨天也能跳广场舞了。周顺华乐了,他说,等到上游的那座桥建成,秀峰村的这条小河就成了景观河,河两岸的文化圈就形成了,这里真就成了“世外桃源”。

  如今,第二座桥的建设,成了村民们和师生心头共同的牵挂。当被问及参与这座桥的感想时,周顺华的学生康庄却先说了一段似乎“不相干”的回答——

  “虽然已经毕业几年了,我对周老师的技术前沿课记忆犹新,比如上技术前沿理论,常规是从最近的2017年或2018年讲起,可周老师的风格,是从远古说起:‘人类社会为什么会有工具’‘科学与技术有什么不同’‘在中国是科学厉害还是技术厉害’‘西方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中西方科技文化的差异在哪里’……这些都让我更深入了解,大学的教育不是从技术开始,而是从人文开始。”

  回到正题,他说,这桥不仅从溪的这一岸架到那一岸,也连接起了城市里的大学和这美丽的山村。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彭德倩)